站編推薦

《左傳‧襄公二十四年》:「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著書立言原為不朽之事,但當今社會紙本書籍沒落,傳統經典遭人忽視,不朽是否也該走向安眠之路呢?   許宜真在畢業後進入二氏書局從事編輯工作,在字典組工作,字典組目前因故正在進行《太辭典》的改版。許宜真覺得工作很無聊,上班時常常恍神。   許宜真進入二氏書局後,《太辭典》改版速度加快,字典組陸續有江宇謙、張秭琦加入。江宇謙具有理工背景,負責《太辭典》中理工方面的詞條。張秭琦最後才加入字典組,行事伶俐,但偶爾少根筋。   通過許宜真以及圍繞在她們周圍年輕人的人生經歷,探討現代出版業的內幕及困境。

19:00 更新 深受大眾歡迎的戲劇天王——戰斯瑞在演藝圈闖蕩十多年,站穩「天神經紀公司」一哥的地位,一直以來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如今,坐擁一切的他卻對自己身為「人」的經歷很不滿,無論他如何呼風喚雨,終究是個會生老病死的平凡軀殼,沒有天生神力,不會瞬移、讀心術、飛翔甚至長生不老的青春……他一直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直到他四十歲娶了同門師妹——天知驕女芙蘿拉,並生下一對可愛雙胞胎後,富可敵國的他宣告退休,過著奢華生活的他不停享受人生直到六十歲,心中總藏著一個連妻子都不知道的祕密。

=第一屆BenQ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參賽作品= 民國九十九年七月十二日,左青衛在軍中的最後一天,回憶著過去軍中的種種生活的同時,卻也接到了學弟李柏銘的求救電話,似乎因不明人士的追逐陷入了危機之中。擔憂學弟安危的左青衛,決定趕在領退伍令之前出營拯救......

///急診的驚心動魄中,悄悄萌芽的單純戀愛/// 急診住院醫師藍耿炎,不茍言笑、埋首工作,唯對護理師姚青汝百依百順。 實習醫師楊睿凌,樂天開朗、汲營學習,期許自己能在陌生的A大醫院訓練成優秀的醫師。 在實習第一站的急診室,楊睿凌意外察覺冰山般的藍耿炎,其實有顆柔軟的心,以及無法向外人道之苦衷。但她沒有察覺,藍耿炎逐漸被她總是努力著的笑容融化,也沒有察覺,熟識多年的學長沈柏喬,這回傾注一切要得到她的青睞⋯⋯ 「專業醫療場景+真實事件改編」 *封面繪師:阿喳(噗浪ID: @Cocola1004_707)

鎖匠夏文接到女警思君請求幫忙解鎖,順道解決案件。 在一宗命案現場,一名小孩意外困於一個只有三次機會打開密碼的夾萬之內。氧氣越來越少,夏文為求在有限時間裡破解密碼,必需從嫌犯口中打聽線索。然而到底誰在說真話、誰想以謊言令目擊案發經過的小孩命喪夾萬之中?

“弗利旭,如果有天,我消失了,你會怎麼辦?”我喝了一口黑咖啡,用著一種很輕鬆的語調,抬起頭笑著問他。 “那我只好死命纏著你了,你這麼善良,一定不會不理我的”弗利旭聽完後,稍微攪拌著他手中的卡布奇諾,沉思一會笑著回答。 “少來,到時候你一定不會來找我”我大聲的笑了笑,然後將黑咖啡一飲而盡,好像只要這麼做,我就能宣泄我所有的憂愁。 “伊蕾思,我很珍惜你的” 如果有些相遇只是偶然,那什麼才是必然呢? 有些人一直活在記憶最深處,就像所有言情小說那樣,有個浪漫的邂逅場景,有個動人的情節,但卻沒有勇氣譜寫一個完美的結局。 那就像是青春最燦爛的風景,但卻也是最疼痛的記憶,因為它是痛得那麼刻骨銘心。 也許有些人的存在,便是青春的一寸蹉跎吧。

殺手系列x紅街娼館── 是愛讓我們面目可憎──或是殘缺的醜陋靈魂才會試圖呼喚自身的另一半? 藏身舊區的男娼館「紅街」,專門服務身處社會上層、卻狼狽地面對生活的貴婦們。娼館主人彭澤理作為一名同志,擁有著與娼館格格不入的氣質,除了表面的生意以外,還接受性交易糾紛而產生的殺人委託。 「替你工作,連骨頭都會給你秤斤賣掉。」 認識多年的友人如此笑道,他不曾辯駁。 在這裡,只有赤裸的性、撕裂的痛、血淋淋的真心、信仰般的毒殺、不倫不類的殺手、一張張朝著不同方向凝望的臉龐──

「美女,剛才我擲了筊,月老告訴我,我和你是命中註定。」在香火鼎盛的月老廟前,男大生攔住女孩的去路,緩緩說出惡俗的搭訕台詞。不久後,一支名叫《在月老廟前假借月老之名搭訕月老本人》的全紀錄影片開始在網路上瘋傳。 但直到許久之後,他們才明白,所有相遇都只是劇本而已。

【2018年作品】 「妳就不能回頭看我一眼嗎?」 「自那以後,當我睜開雙眼,就已經什麼也看不見了。」 在高一那年經歷了一場預謀殺人未遂事件的陳寧從此不再彈琴歌唱,高二那年轉入女校的她為了幫助被欺凌的少女而破例演奏一次,卻也自此加深了她由裡到外的束縛與枷鎖⋯⋯ 2012年,紀念鐵達尼沈船一百週年,那一年全世界無不盛大慶祝那一段沈船歷史,與之同時,陳寧的夢魘就此開始,偶然重逢國中學弟葉浩宇後,她的世界被搞得天翻地覆!2012年又被馬雅人預言將會是世界末日! 當年那樁預謀未遂的殺人案,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記憶,那些扭曲變質的愛戀,將慢慢隨著陳寧被演唱節目挖角而浮出水面⋯⋯ 當你以爲的愛戀失去原本的質量,那它還是會你信仰的那份愛戀嗎? 「在世界末日前,你想對我說什麼?」

超萌死神來拜訪, 歡迎加入死神事務所! 「阿翔,我希望你加入死神事務所。」 「如果我……」 「如果你不願意,那麼我手上這把刀可就不留情了。」 「……」 那,這個問題,不是廢話嗎??? 在昨天之前,嚴翔還只是個平凡的高中生,直到他與一隻落單的黑貓相遇,他的世界從此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憨厚的鄰居大叔褪下偽裝的外衣,化身為負責帶領靈魂到天界的引路人;自己所豢養的白色貓咪,沒想到竟也大有問題。嚴翔一步步踏入這奇詭的世界,還被「懲戒人」冥烏以一把大刀架在脖子上威脅,最後只能乖乖同意成為死神事務所中的一員,擔任「死神管理人」。 只是,死神究竟是誰?祂又在哪裡出沒?這些困擾嚴翔許久的問題,終於在那隻偶遇的黑貓身上,很快地找到了答案!

卡西米爾另外讓愛覺注意到不是每一隻貓都是實體,有一小部分身體不完整,像是透過去的,他解釋人眼睛是靠光子才看見,「但如果這個東西不是靠光學原理被看見的呢?」又說攝影機也是靠光學看見,可能因此也拍不出來。而這也是他為什麼提到暗物質、暗能量的原因,它們不是透過光子看到的,並不是所謂的視覺系統看得到的,或者是以其他不知名的量子系統作為視覺,人眼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他並告訴愛覺想取得那個液體來研究。 「這些貓很明顯會用這些位勢能。」正好符合卡西米爾想要研究,接著他又翻出一些影片片段說出現了一個奇怪生物。這個生物出現地點不是距離攝影機太遠,就是太近只看到身體局部,遠一點時,她覺得就是貓,他讓她再仔細看,她發現有反光,「這貓全身除了四肢與頭部,覆蓋鱗片耶!」這隻生物也有一樣的現象,牠身上有些地方也是穿透的,「妳看鱗片的顏色,是不是很像琉璃,有一種流光四溢的感覺?」 物體原本的顏色不是因為它原本就是那個顏色,是因為我們看它,它才是那個顏色,是隨著看的對象所使用的系統不同,所以物體真正的顏色,真正的形狀,都不見得是人們看到、感知到的那樣。E=mc2,c光速這個常數,說明人們就是以光速去認識與定義這個物理世界,這裡蟲洞、暗物質、暗能量的問題就出來了,蟲洞、量子穿隧的問題,如果速度快過光速呢?「牠們看到的世界如果是同時運用了不同的粒子或量子撞擊來看見,或根本不以粒子碰撞為看見的條件,看到的世界會一樣嗎?物理公式還會一樣嗎?」 卡西米爾大膽假設「這些鱗片流光四溢,還有各種變色,就是光學效應產生的,光進入不同介質,不知名的物質,光學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物質排列組合推測應該是不規則的,才產生各種不同光學效應,才看起來有這麼驚人的色彩變化。」 他也回答了愛覺的疑問,這隻貓和那隻生物是在跟蹤他,衝著他來的。愛覺深入想了一下,那些貓從來不會跟著她,她看到那些貓都是在卡西米爾在的地方,讓她想到:「如果真的原先就有這樣的物種存在,牠們是為了什麼原因離開了安全的棲地,來到人類群居的環境?」她也想自己有點貢獻,覺得二人之間才共享的私密訊息,農夫市集的老闆是她探詢的對象,有點印地安血統的老闆收容有收容所容納不下的闖進人類群居處的保育類動物。 老闆是一位生物人類學者,也研究自己與其他原住民文化,他講了一個他曾經去了解過的原住民的故事回應,說不管是平原跟平原,或平原跟山林,族群與族群之間經常都在彼此爭鬥,搶奪土地、搶奪資源,一塊土地上歷史上可能換過許多主要支配者,把原居所跟土地的支配者做連結,經常只是為了一個支配的正當性,說原居所在哪裡,就只能住在哪裡,「手段不同,但它實質上依舊是在爭奪土地、資源,事件的本身還是血腥的。如果都市比較容易找到工作,生活條件比較好,原住民有什麼理由不會想要一樣的環境和條件,不會想要得到一樣的待遇?明明是掠奪者,卻以仲裁之姿出現,把它美化成一種善意,欺敵性十足。」

一個橫跨三十年的愛情故事。卻早就在二十年前便已經中止。面對再來一次的重生機會,究竟要不要與那個曾經失去了的她,重新再談一場戀愛呢? 兩段故事主角,交錯於偶然的歷史當中。面臨到不同選擇的分歧點,分別走上了不一樣的人生。

點擊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我在詐騙公司上班

謝東霖

黑色幽默、瘋狂喜劇般的社會漫畫!盜亦有道,詐騙也能行使社會正義?私立大學畢業、無一技之長,求職到處碰壁的青年誤打誤撞加入詐騙公司。這家公司規模簡陋,除了流氓樣的胖老闆、美艷的巨乳主任之外,就只有他了。小白兔青年能在這個野獸叢林中存活嗎?

收藏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山村夜話

蔡大

山村、老廟、公廳、夜祭。因高中同學亞妡的邀請,莫容與周廷來到山村避暑。孰料,一行人才剛踏進村口,便傳來馮姓村民意外暴斃的消息。從這天起,寧靜偏遠的山村便籠罩在從無間斷的誦經聲之中,怪異現象更是接踵而至...

推薦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老貓

崑崙

這部小說獻給我第二個讀者。

新作排行榜 完整榜單

1
似是故人來

馥閒庭

天道輪迴,故人來否?#GL#據說是無限穿

追蹤人氣榜 完整榜單

新進作者榜